歡迎來到耐看吧,一秒記住我們的網站地址www.gffmjs.icu

耐看吧 > 古代言情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1440章 快刀斬亂麻(2)

第1440章 快刀斬亂麻(2)

    顧和平知道曾氏去找顧老夫人以后,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富貴很生氣,說道:“爹,我們一家能有現在的好日子全賴于大祖母的照佛。可現在卻因為我們的家務事讓大祖母不得安生,這也太對不起她老人家了。”

    顧和平搖頭說道:“就是要道歉也不是現在,咱們得先將你娘這邊解決了再上門道歉那才顯得有誠意。

    富貴聞言臉色很不好看,說道:“爹,除非你跟她回去住,不然她不會罷休的。”

    想讓他爹回去,這事萬萬不可能的。

    顧和平說道:“你去將她與富春跟富才都請叫來,我有話與他們說。”

    “爹……”

    顧和平搖搖頭說道:“去吧!要這樣鬧著,不僅還會驚擾你大祖母,你們也不得安生。”

    富貴見他堅持,到底還是讓貼身隨從走了一趟。

    曾氏得了話,立即帶著富春跟富才過來。

    傷筋動骨一百天,顧和平現在還不能下床仍躺在床上養傷。曾氏母子三人進來,就看見他靠在床頭。不過面色紅潤,人也比以前胖了一些。

    顧老夫人憐惜他,從自己吃的滋補拼里扒拉了一下送過來。富貴的媳婦雖然性子比較潑辣,但品性很好,這些東西她碰都沒碰都給顧和平吃了。

    富才一看到顧和平就撲上去,抱著他的手就哭了起來:“爹,爹你別不要我!”

    顧和平拍了下他的手,笑著說道:“翻年你就十三歲了,怎么還跟個三歲孩子似的。快起來,爹有話與你們說。”

    富才見他不為所動,眼淚刷刷地落。原本一家人多好,他不明白為什么鬧到這個地步。

    顧和平看向曾氏,說道:“你以后別再去騷擾大伯母了。不管是誰來勸說,我都不會搬回去住的。”

    曾氏看著他淡然的神情,心如刀割:“當家的,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怎么能這般狠心不要我們母子三人?”

    明明當初是不管公爹的死活,現在卻說狠心不要他們母子三人?洛小荷氣得差點沖上去,不過被富貴死死地拉住。

    顧和平問了曾氏,說道:“當時家里明明還有兩百多兩銀子,怎么就沒辦法了?是你覺得我這腿治不了會變成殘廢,你不僅不愿花錢給我治傷還怕我拖累你,所以就將我送到富貴這兒來。我知道你想將這些錢留著給富春與富才娶媳婦用的,所以我不怪你,也沒與富貴跟外人說。”

    曾氏的臉瞬間僵住了。

    顧和平繼續說道:“孩子他娘,我知道因為富貴名下的田產跟鋪子讓你氣不平……”

    富春聽到這話立即說道:“爹,同樣是你的兒子他有兩個鋪子幾十畝良田而我跟富才什么都沒有,難道娘不該憤怒嗎?爹,你太偏心了。”

    富才覺得這話很刺耳,板著臉說道:“哥,這些產業都是爹賺的,他想給誰就給誰,我們有手有腳完全可以靠自己賺一份家業。”

    聽到這話顧和平很欣慰,不過看著富春又覺得很糟心了:“你知道兩個鋪子跟那些良田為何當初記在富貴名下嗎?”

    富春想也不想說道:“當然是你防著娘,怕她到時候將這些產業都給大哥。爹,大哥不是你兒子你防著很正常,但我跟富才卻是你親生兒子。”

    他說的大哥,是曾氏與頭個丈夫生的兒子齊磊。

    顧和平說道:“你這話只說對了一半。我當初沒防著你娘,我既娶了她就想一心一意跟她過日子……”

    富春又打斷了他的話:“爹,你說這些不覺得很可笑嗎?你既沒防著娘,為何將田產鋪子全都記在大哥名下?”

    富貴氣得要死,說道:“顧富春,爹話沒說完你插什么嘴?你這哪學來的規矩?”

    “我就這規矩,你看不慣可以走。”

    富貴的媳婦洛小荷怒極反笑,大聲說道:“這兒是我們的家,要走也是你走。”

    富春這才不甘地閉上嘴巴。

    顧和平說道:“富貴名下的鋪子跟田產的由來,我今日就告訴你們。鋪子是當初你們大伯給的,他擔心有了后娘就有后爹,直接將鋪子記在富貴名下。那六十畝良田是你大祖母給的錢買的,當時她也要求將田產記在富貴名下。她當時的擔憂也你們大伯一樣,怕我跟你們娘對他不好。”

    富春呆住了:“這怎么可能?”

    “爹沒必要騙你們,若是不信你可以去問你大祖母跟大伯。這些產業是你大祖母跟大伯給富貴的,所以你們說要平分這是不合理的。富春,你總覺得自己吃虧,其實要說吃虧也是富貴吃虧。在他成親之前,鋪子跟田產的收息都貼補了家用。”

    說到這里,顧和平看想富貴說道:“也是爹沒本事靠那點工錢養不活這么大家子人。富貴,這些年讓你受委屈了。”

    富貴搖頭道:“爹,我不委屈。”

    他說這話是發自肺腑的。都說有了后娘就有后爹,但他爹沒有。家里有什么好東西都是先緊著他跟妹妹。哪怕后來有了兩個弟弟,他爹也是一碗水端平并不會偏頗誰。

    顧和平鼻子有些酸酸的,不過他還是克制住了自己:“春他娘,我們夫妻十六年,你捫心自問我可有虧待過你。”

    曾氏聽到眼淚又落了下來:“顧和平,你有真心將我當媳婦看待嗎?沒有,你娶我只是因為他們兄妹沒人照顧。這也就算了,只是我真沒想到我生了富春跟富才你還是處處提防我。”

    顧和平定定地看著她,半響后說道:“我承認當初娶你是為了照顧富貴,可你當初嫁給我不也是因為無力養大磊子跟娟子嗎?”

    “我當初與你說會幫你將磊子兄妹他們養大成人。我兌現了自己的諾言,可你呢?你答應過會將富貴與寶珠當親生兒女一樣看待,你做到了嗎?”

    在富春跟富才沒出生之前,曾氏對兩個孩子確實不錯。可隨著富春兄弟兩人的出生以后,她的態度就開始變了。不過他發現以后及時壓制了曾氏,不過寶珠很敏銳察覺到她的改變所以對她的態度越來越差。

    顧和平說道:“你總覺得我偏心富貴,可除了宅子跟鋪子以外,富貴有的他們兄弟兩人哪樣沒有?”

    要說他對磊子兄妹兩人沒對富貴好這個他承認,但對三兄弟那絕對是一視同仁。

設置
背景顏色

默認

字體樣式

宋體

黑體

楷體

字體大小

縮小(-)

默認

增大(+)

字體顏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綠色

重要聲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耐看吧立場無關。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香港赛马精准36码无错特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