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耐看吧,一秒記住我們的網站地址www.gffmjs.icu

耐看吧 > 都市言情 > 王的女人誰敢動 > 第1006章 活膩了不是?

第1006章 活膩了不是?

    第1006章 活膩了不是

    “唰”的一聲,劍一的長劍抵在倒地宮女的頸脖之上。

    許是因為逃無可逃,宮女撫著肚子,一瞬不瞬地看著鳳九兒,雙眸閃爍著淚光。

    看著這雙絕望的眸子,鳳九兒皺了皺眉,向前,輕輕推了劍一的長臂一下。

    劍一濃眉一蹙,收回長劍,擋在鳳九兒面前。

    鳳九兒停下腳步,看了劍一一眼,視線再次落到倒地宮女身上。

    “你究竟是誰誰指使你刺殺本公主”

    宮女勉強撐起身體,下意識看了自己的腹部一眼。

    她咬著牙,不敢再直視鳳九兒的眼睛,卻也不愿意說話。

    劍一抓著長劍的手臂輕輕一甩,凌厲的劍氣滑過宮女身旁不遠處的草地,地面上多了一條長長的泥坑。

    宮女嚇得直哆嗦,尖叫了聲,抱著肚子往另一邊倒下。

    深吸了好幾口氣,她才穩住了心緒,小手在肚子上揉了揉,兩行晶瑩的淚水便淌了下來。

    “殺了我吧。”話語剛落,她合上了死寂的雙眸。

    “既然不怕死,還有什么好畏懼的”鳳九兒倒在地上之人,聲音有幾分低沉。

    “如果我沒猜錯,你是我二皇兄在意的女子,你以為自己一死了之,這刺殺公主的罪名便能一筆勾銷了嗎”

    “你就不擔心,這罪名會落到我二皇兄身上”

    “不要。”聽見鳳九兒的話,宮女立即瞪大雙眸,勉強坐起。

    她深吸了一口氣,跪在鳳九兒面前,抬眸看著她,搖了搖頭。

    “不要。”

    卻不想,再一開口,一口濁血便從嘴角流出,可她似乎也不在意,只是隨意一抹,氣弱的聲音再次響起。

    “此事和二皇子無關,是奴婢的錯,和二皇子一點關系都沒有。”

    鳳九兒看著下跪之人,蹙了蹙眉。

    “除非你能解釋清楚,要不然事情落在我父皇耳中,必定會殃及我二皇兄,你也不希望看到這局面,不是”

    “事情真的和二皇子無關,請公主明察”宮女跪著向鳳九兒磕頭,嘴角處滑下的濁血越來越多。

    “所以,你是不打算說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鳳九兒聲音比方才剛低沉了。

    身為醫者,見死不救,還真的不容易,而且這還是二皇兄在意的女子。

    可鳳九兒很清楚,這件事情必須要查明,要不然別說自己是否愿意,劍一也一定不會讓她出手救人。

    宮女抬眸看了鳳九兒一眼,繼而低垂頭顱,握了握拳。

    過了一會兒,她再次撫著腹部,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呼出。

    “奴婢說,奴婢說,請公主不要將奴婢和二皇子的事情告知皇上,奴婢都說。”

    低頭看了自己的小腹一眼,宮女抬眸對上鳳九兒的視線。

    “公主,請你將二皇子還給奴婢,我”

    “我經已有了他的孩兒,孩兒不能沒了父親,公主,請你”話還沒說完,宮女再次吐血。

    鳳九兒皺了皺眉,完全沒搞清楚是怎么回事。

    她撥開劍一擋在面前的長臂,過去在宮女身上點了幾處穴位,順勢抓著她的手腕,玉指放在宮女的脈門上。

    劍一一瞬不瞬地看著草地上的二人,生怕再發現不可預料的事情。

    放下宮女的手,鳳九兒從布袋里掏出一顆藥,遞到她面前。

    “吃了,孩兒會沒事的。”

    宮女抬眸看著鳳九兒,眼底帶著幾許訝異的色澤,方才自己還出手傷了她,現在公主居然要救自己

    “你動了胎氣,這藥有保胎的作用,吃了,孩兒不會有事。”鳳九兒白了下跪的人一眼,道。

    “若是被二皇兄知道,我對他的女人和孩兒不管不問,他肯定會不高興。”

    宮女緊咬著唇,接過鳳九兒手里的藥丸,淚光再次閃爍。

    她分明感受到,在公主給她封鎖了幾個穴道之后,身體是沒這般難受了。

    公主想將她賜死,也不過是一句話,那她還怕什么

    接過藥丸,放在口中,咽下,宮女似乎看到了一絲絲的希望。

    她雙手向前,再次給鳳九兒磕頭。

    “公主,請你將二皇子還給奴婢,不,奴婢的意思是,希望你不要收二皇子為侍君便可。”

    “奴婢身份卑微,不求二皇子只屬于奴婢一人,可要是公主將二皇子收為侍君,我和二皇子”

    “慢著”鳳九兒好看的月眉輕皺了皺,“什么意思我幾時說要收二皇兄為侍君”

    “二皇兄是我的皇兄,你不覺得自己這般說話太荒謬了嗎”

    摸了摸手臂上被包裹起來的地方,鳳九兒蹙了蹙眉,眼底盡是納悶之色。

    宮女抬起頭,看著鳳九兒,眸光閃爍。

    “公主,這事是皇上定下來的,不僅二皇子,還有大皇子和三皇子都是你的侍君,終身只能侍奉在你身邊。”

    “荒謬”鳳九兒一甩衣袂,冷冷一哼,“你就為了這種不可能的事情刺殺本公主活膩了不是”

    雖說還不至于留疤,但,這一刀也真的太怨了

    他們都是她的兄長,鳳九兒知道她父皇再糊涂也不可能這么做。

    “公主,此事千真萬確,是二皇子親口與我說了。”宮女緊皺月眉,一臉著急。

    “他還說要與我決離,奴婢相信二皇子定然不會隨意找借口。”

    “他說,他并不是皇上的親生兒,所以”

    深吸了一口氣,宮女再次給鳳九兒磕頭。

    “公主,要是您對二皇子無意,懇求您高抬貴手,將二皇子還給奴婢。”

    “嬰孩若是沒了父親,他便連出生的資格都沒有了,我”

    “所以,你明知道是死路一條,也要奮力一拼”鳳九兒瞪了宮女一眼,淺嘆了一口氣。

    二皇兄不是她的親哥哥,難道說大皇兄和三皇兄也不是

    想起那日鳳言和鳳江的反常,鳳九兒眸色更沉。

    “你走吧,今日的事情就當沒發生。”

    “公主。”宮女抬眸,一臉訝異地看著鳳九兒,那死寂的雙眸,終于尋回了一點點色澤。

    “公主的意思是,不追究奴婢的過錯還有立二皇子為侍君的事情,公主還會重新考慮嗎”

設置
背景顏色

默認

字體樣式

宋體

黑體

楷體

字體大小

縮小(-)

默認

增大(+)

字體顏色

黑色

灰色

白色

綠色

重要聲明
本站所有的文章、圖片、評論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收集自網絡,屬個人行為,與耐看吧立場無關。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香港赛马精准36码无错特围